企业文化

效法美军海豹部队 中钢挺过50年最大危机

   “这是中钢建厂近50年来,最大的危机,”“再不转型,今天新日铁(日本制铁)的处境,就会是明日的中钢!”站在自家企业总部顶楼,中钢董事长翁朝栋一脸严肃地说。

翁朝栋的感慨,源自不久前,一则震撼亚洲钢铁业的消息:创立一甲子、曾是业者竞相仿效的钢铁龙头厂——日本制铁(Nippon Steel)坦承将面临史上最大亏损,并下修财测,而在欢度60周年庆之际,更举起大刀自断残臂,一口气关闭两座炼钢厂,减产600万吨,未来两年内,还要关闭两座钢铁厂,预估总产能将减少三成以上。

其实,近年全球钢铁业因中国产能过剩倾销各地,早是血流成河的红海战场。2019年底全球钢价缓步回温,没想到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又摔落谷底。

欧、美、日各大钢铁厂陆续传出减产停损消息。体质孱弱的干脆退场;体质强韧者得汰弱留强,保留实力。“看看日本,想想中钢,”翁朝栋忧心忡忡,是因为明年将50周年的中钢,正身处半世纪来的最关键转折,稍一不慎,这艘年营收3662.4亿的巨轮,恐难逃覆灭。

首部曲〉先求稳再求胜

“危机也是最好的契机。”为此,翁朝栋在疫情一爆发,召开紧急会议,启动应变三部曲。3月23号,疫情升温,锁国、封城、停工,疫灾延烧全球。高雄中钢总部大楼里,一场跨国视讯会议,翁朝栋面对海外一级主管,开口第一句话不是如何挽救业绩;而是照顾好自己与部属,“务必把部队安全带回来。”

翁朝栋举美军海豹部队为例,“外派主管就像独自领军作战的将领,我们除了紧急调援口罩与物资,其他靠自己。”“我要他们承担‘绝对的责任’,有使命感,最重要的不是‘求胜战’,是如何把部队安全带回来。”

“危机时如何鼓舞士气,让船上的人都能自动朝同一方向,很重要!”六年前,翁朝栋在海外领军,一度面临生死抉择,当时的领会成为今日的关键领导学。

那是2014年夏天,翁朝栋派驻越南担任越南中钢住金(CSVC)董事长兼总经理。谁也没料到,竟发生了越南境内史上最大排华暴动。

“台塑、台化都被攻进去了,暴动时谁帮你?只能孤军奋战!”翁朝栋永远记得当年5月13日,排华越民火烧华人厂房愈演愈烈,眼看就快烧到中钢厂区。当时不少人劝他撤守,他却力排众议,“无论如何一定要守住工厂,确保所有员工安全”。

担心暴民破门后烧杀掳掠,危及员工安全,翁朝栋第一时间下令停工,又紧急调来货柜,挡住大门。那一晚,工厂只剩他与二、三个台干,整夜无法合眼。所幸策略奏效,暴民转往其他厂区,越南中钢安度危机。

越南排华事件后,中钢开始启动风险分散,异地备援机制。包括越南、新加坡、印度等分公司资料与系统,都得备援连线回台。也因为,中钢超前部署异地备援,这次疫情,降低冲击。排华事件也让中钢催生一套特有的“主管学”。所有主管升迁前都得外派最困难的市场磨练。翁朝栋说,“丢到艰困地区还能活下来的领导者,才是真厉害。”

二部曲〉援助盟友也是自助

疫情下,虽台湾人民普遍对冲击感受不大,然而营收仰赖出口的中小企业,早已哀鸿遍野。

对于外销占营收约四成的中钢来说,照理说,影响应该低于五成;但实际冲击却远高于此。

过去,中钢内销客户都是订单满手的台湾隐形冠军,未料,疫情让市场猪羊变色。“货不出去,钱当然也进不来。”

早在3月,翁朝栋就嗅到危机,紧急成立客户关怀小组,除了延长交货、付款期限,甚至当银行雨天收伞时,中钢更主动协助盟友向政府反应,争取纾困。

三部曲〉汰弱留强转骨跃进

“这次危机,关键在现金流,要比气长,还要看企业管理与危机应变能力。”翁朝栋说,企业面对危机,不能只靠减产,还要勇于“危机入市”,好比说,绿能、电动车等,都是未来趋势,中钢一定要抢先布局未来商机。早在十年前,中钢就已默默启动转型大计。除了离岸风电,中钢更是特斯拉马达关键材料电磁钢片的独家供应商。“去年,连日本大金社长都惊讶问我,中钢怎么进入特斯拉‘供应链’?”中钢营业管理处长吴金龙回忆。

翁朝栋指出,关键在“要能创造用钢的新产业与蓝海市场,”“主动出击,开发新材料,跟客户一起成长。”特斯拉草创期,没人愿意合作,中钢从初期研发一路陪跑,打进主要供应链。

疫情冲击与中美新冷战,点燃产业链解构重组的战火。翁朝栋说,战火延烧,中钢身为最上游的原料厂,无法独立存活,一定要发挥“桶箍”的角色,将相关产业箍紧,才能打造坚不可摧的“共同生态圈”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33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