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中心

艺术的初心

   为什么一定是圆的? 如果“艺术”是向当代提问?卡地亚Cartier则是活用艺术,见证美学经典价值的推手。 

从怀表进入腕表,从自然派到art deco,卡地亚勇于挑战传统,牵动多重感官,突围而出的创意,既展示强烈的符码,对风格美学的建构和推波,功不可没。从那一刻起,卡地亚启动了“化繁为简”的艺术风潮,也就是对“纯粹形式” 和“简约线条”的追求。令人击掌的是,结合实用功能的设计让艺术走向日常,博物馆里的文化典藏成了天天为伴的实用精品。

图/“美洲豹”表炼极致灵巧,让人联想到品牌标志性动物的矫健身姿。图片来源:Cartier

无论Tank、Trinity、Santos、Panthère美洲豹还是Ballon Bleu系列,毫无阻碍地观察、感受、体验和理解卡地亚直觉地掌握了,并大胆展现隐而不见的品牌符号的价值和优势;保留一眼可辨的结构感和线条美,与其说创意,不如是在流行文化和生活实用之间找到微妙平衡。运用线条与造型,构成独一无二的比例,是卡地亚形塑品牌风格的重要设计语汇,换言之,“细节”成就了品牌DNA。

图/Santos腕表于1904年问世,充分彰显造型设计、简约风格、和谐比例和精致细节。图片来源:Cartier

图/当时的怀表的廓形均为圆形,而卡地亚却首次为腕表配备方形表盘。图片来源:Cartier

如何运用方形?怎么呈现圆形、表现椭圆或长方形?卡地亚从设计角度思考,评估并探索各种形状和线条营造的对称平行和不对称效果,兼而有之的借助弧线赋予动感,运用透视法,创造出兼具感官美感鉴赏和实用的造型。举手投足、动静之间的和谐、三维、简约,提供独特而有趣的方式展示属于个人的优雅。

Santos de Cartier腕表1904年问世,没有任何一支表拥有这样的权威、声誉和历史。路易·卡地亚为好友飞行员圆梦,方便驾驶飞机时同步看时间,让从口袋掏出的怀表成为戴在手腕上,为制表史打开新页。而史上第一支方形表的构想反映了卡地亚对简单、几何形状的放胆追求。首支方形,但边角处仍采圆弧对称的Santos腕表,实际上也呼应那个年代,大量运用矩形线条和放射状图案改造后的巴黎城市特色;当然谁都不会忽视将一贯隐藏于表内的螺丝显露在外的另一个创意;精确地说,又回到细节,带领风潮之先的卡地亚专属美学。

图/戴安娜王妃也是Tank腕表的忠实爱好者。图片来源:Cartier

1917年,两侧垂直平行的表耳宛如履带,表壳与表带浑然一体的Tank腕表,源自坦克造型的灵感:再一次突破腕表形状,也为矩形框奠定基础。1980年代,女性主义抬头,卡地亚Panthère美洲豹腕表面世:简洁线条被品牌标志性的动物身形取代,矫健流动造型正好应和著当时自由而澎湃的女性思维。

卡地亚对于形状和线条持续创新的活力,始终不坠。赋予圆形全新三维感的Ballon Bleu腕表,妙的是平衡流畅线条的双凸面圆设计,在今天却有著复古和创新的双重性格。

图/Ballon Bleu腕表诞生于2007年,系列崭新诠释圆润造型。图片来源:Cartier

有没有想过,是什么塑造了你的价值观,带给人安慰和能量?我们欣赏Cartier,不仅是精品迷思,随著时间流逝,对于追求“形状、线条和比例”的极致,其实都在于一种整体的“和谐”。尤其在以最纯粹的方式保存“创意中的永恒。”被转移到体验、启发以及记忆时,就会再一次看见Cartier艺术的初心。

图/Ballon Bleu腕表采用双凸面圆形设计,巧妙平衡作品线条和三维感。图片来源:Cartier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3328号